【四方a集運倉電話】從小鎮到世界——記蘭州大學阿富汗研究中心主任朱永彪

日期: 2021-03-08 閲讀: 來源: 關鍵詞:

在讀高中之前,朱永彪一直生活在河南漯河臨潁縣一個小鎮的村莊。高中畢業後,他又在蘭州大學榆中校區學習生活了三年。小鎮緩慢的生活節奏、樸實的人情往來在他身上刻下了深重的烙印。

他是那個學習勤勤懇懇、筆記記得一絲不苟的好學生,是那個和室友、同學親密無間的好兄弟,是那個曾經一上台説話就緊張到結巴的普通男孩。

也是那個走訪多箇中南亞國家的青年學者,是那個被國家及地方有關部門認可的專家,是那個逐漸走上世界舞台為中國發聲的中國學人。

初來榆中

2001年9月,剛剛結束高中最後一個假期的朱永彪坐上了從河南開往甘肅的火車。也許是因為第一次坐火車,也許是因為對大學生活的嚮往,坐上火車的他有些興奮,嘰嘰喳喳和同行的小夥伴説了一路,一整晚都沒睡。

下了火車又坐上大巴,朱永彪終於來到了蘭州大學榆中校區。看着眼前的大學和不遠處的萃英山,他感到既陌生又親切。“這個地方和我的家鄉很像,除了多了幾座山,沒啥差別。”這時候的他對於未來的學習還沒有過多的考慮,只延續了中學時期一貫的好學生做派,“在這該幹嘛就幹嘛,老師讓幹啥就幹啥”。

開學之後的朱永彪的確很聽老師的話。當時蘭州大學的國際政治專業設立不久,課程、教材還不太完善,30多門課程中只有3門有教材,上課記筆記因此變得異常重要,也異常艱鉅。為了不落下功課,朱永彪上課總是十分認真,一邊豎着耳朵聽老師講,一邊飛快地記筆記,“記到手疼是常有的事兒”。由於長期堅持,他記筆記的速度越來越快,成了班上記筆記最全的一小撥人,同學們常常找他借筆記。

當時學院的老師鼓勵大家多看“閒書”,朱永彪也聽進去了。他常常去圖書館借書,從老師上課偶爾提到的書,到自己從論文中知道的書,他全都藉着看了個遍。有一次他聽了楊恕老師邀請的時任中聯部研究室主任於洪君老師關於中亞的講座,回來後“對中亞好奇得不得了”,專門去圖書館借了整整五大本關於中亞歷史的書籍。由於書本內容艱深晦澀,他反反覆覆借了四五回。

在學習和雜讀的過程中,朱永彪養成了隨手記筆記的習慣,尤其是靈光一現想到一些可以繼續跟進的科研題目的時候,他一定會記下來,之後有想法了就會繼續補充。當時教過他的不少老師都説他會選題,他認為這種選題的能力就是一點一滴堅持出來的。

本科時候一筆一劃、一頁一章堆出來的幾大本筆記,現在還跟着朱永彪,“搬了幾次家都不捨得扔”。

在榆中的那幾年,除了學習的精進,朱永彪還不斷鍛鍊着自己的表達能力和交往能力。剛上大學的時候,由於缺少自信,他一到台上發言就結巴。他開始有意識地逼着自己挑戰內心的恐懼,不僅加入校學生會安保部併成為副部長,還成為學院鄧小平理論研究會的負責人、班團支書,參加了各類徵文比賽,就這樣慢慢找回了自我肯定和上台表達的勇氣。

走進國政

雖然朱永彪高中時就對國際政治感興趣,大學的國政專業也是自己選的,但是初入大學,他對這一專業還是有過一些懷疑。針對學院老師們反覆強調的“以後你們不論是搞外交、做記者還是做研究,都要有獨到的視角,要有專業特色”,他有些迷茫,“這個專業真的有什麼獨特的視角嗎”?直到後來上了一門學院開設的全校公開課,在課堂上和其他專業的同學交流的過程中,他才發現,其他專業和國政專業的學生看問題有着很大的不同,“這個專業賦予了我們一些獨特的視角、深度,我強烈地感受到了這個專業的用處和長處”。

隨着對專業的逐漸瞭解,朱永彪的專業興趣日漸濃厚,大二時就有了申請“䇹政基金”項目的想法。由於前期對新疆問題的關注,他將題目定為《新疆的經濟發展與安全穩定問題研究》,並爭取了張新平老師作為項目的指導教師。當年“䇹政基金”項目作為蘭大本科生唯一的科研訓練計劃,本來是隻對大三學生開放的,朱永彪那年正好是放開到大二學生的第一年,“大二學生要想申請上還是挺難的”。令他非常意外的是,項目成功立項了。有點興奮,有點惶恐,朱永彪反反覆覆地問自己到底能不能幹這件事情。最後,他給了自己一個堅定的答案,“要幹就一定要幹好”。

本來有些內向、不太敢和老師交流學術問題的朱永彪開始一次又一次主動找張新平老師,只要遇到不懂的問題,就和張老師討論,“有時候用郵件,有時候當面説,本部、一分部、老師家裏,我都去過”。

在蒐集資料的過程中,他注意到了人民網強國政壇上一個網名叫“振鐸”的網友,振鐸寫的兩篇關於新疆穩定的帖子讓朱永彪覺得這是個有想法的人,朱永彪十分想和振鐸交流交流。“振鐸當時在論壇上已經小有名氣了,而我還是一個初出茅廬的本科生,其實不太敢聯繫他”。但是為了做好項目,他不停地給自己打氣,鼓足勇氣將自己寫的論文初稿發給了振鐸。振鐸及時回覆了朱永彪,後來兩人還有一些交流,“從他身上學到了很多東西”。

通過朱永彪的不斷學習、不斷努力,課題在2003年順利結項,朱永彪被授予“䇹政學者”的稱號。通過這個項目,朱永彪學到了很多東西,自信心也增強了很多,“這應該就是我研究的起點”。

師恩銘心

對於當年國際政治系的各位老師,朱永彪十分感念。時至今日,他説到各位老師的好還是滔滔不絕,楊恕、張新平、倪國良、於澤俊、王學儉、馬雲志、王維平、尹星騰……“老師們具體講了哪些內容現在已經記得不太清楚,但是他們教學的認真、對學生的關懷是我忘不掉的。”當時有些老師剛剛開始教學,對於課程和教學的理解比不上老教師,但是也都特別認真地備課。身為副校長的楊恕雖然行政事務很多,但是一直堅持上課,課堂上還一步一步引導同學們翻譯英語文獻資料、引導學生關注前沿熱點問題,“老師們對教學的認真既幫我們打下了基礎,也為後來我走上教師崗位樹立了典範”。

據朱永彪回憶,由於當年榆中校區剛剛投入使用,學生人數比較少,學校和學院為了讓大家儘快適應,開展了許多活動。許多老師主動到宿舍和同學們交流,學院的副書記朱秀蘭老師、團委副書記李華老師、班主任徐鵬彬老師等時常去宿舍看望同學,外語學院的李心赤老師也經常過來,“老師們是真的對我們好”。

尤其讓朱永彪動容的是續建宜老師,續老師是學院從空軍政治學院專門聘請過來講授《中國外交史》的,在朱永彪參加工作之後已經回到上海,聽説朱永彪正在做的一個項目後,專門從報紙上剪下相關內容寄給朱永彪。時至今日,續老師還常常通過各種方式給朱永彪發資料,“老師不論在哪裏看到可能對我的研究有用的東西,都會發給我”。

但説到對朱永彪影響最大的老師,還是非楊恕莫屬。2005年本科結束後,朱永彪被保送至蘭大國政專業攻讀碩士學位,師從楊恕。

楊恕老師的刻苦與認真不止一次打動過朱永彪。據朱永彪回憶,無論他們什麼時候去找楊恕,楊恕不是在開會就是在辦公室,晚上不到十點鐘基本不會離開辦公室。“每次路過貴勤樓看見老師的燈還亮着,就多了幾分努力的動力。”楊恕十分注重對學生的培養和教育,基本上研究生一入學就會帶着他們做研究、寫論文,對於學生寫的東西,楊恕會一個字一個字反覆改。正是在楊恕的精心培養下,朱永彪研究生時期就發表了論文,後來還提前一年畢業了。

2007年寒假,朱永彪在回家的火車上接到楊恕老師的通知,讓當時的學生每個人都必須寫申報書申請國家社科基金項目。朱永彪認為自己知識積累不夠、無法勝任,心裏有些微牴觸,“實際上那比發表一篇核心論文要難得多”。在楊老師的一再堅持和反覆鼓勵下,朱永彪懷着“試一試”的心態着手申報。考慮到農村老家沒有電腦沒有網,朱永彪匆匆在鄭州下了車,找了一所小旅館安頓,在附近的網吧寫了幾天申報書,“沒什麼期待”地提交了。意外的是,項目被立項了。

如今回想起當時的幸運,朱永彪認為“可能是前期的積累吧”。當時“網絡恐怖主義”還沒有引起人們的關注,不少人甚至認為網絡和恐怖主義是完全不搭邊的兩件事,但朱永彪在此前的學習中,已經覺察出了網絡恐怖主義的巨大危害,“我那個時候就覺得,未來網絡對人們的影響肯定是巨大的”。

項目立項後,楊恕給出了很多指導意見。朱永彪綜合老師的意見,有條不紊地推動着項目的進展。項目完成後,朱永彪還進行了深入跟進,對各國網絡反恐政策進行了諸多考察,逐漸將網絡恐怖主義引進系統化,不少想法被國家有關部門採納,2014年出版的專著《國際網絡恐怖主義研究》在學術界引起了不小的反響。

同樣是2007年年底,楊恕為朱永彪想到了一個可以跟進的研究方向,即反恐與阿富汗問題的結合,並主動提出要和朱永彪合作寫一本這方面的書,“等我想好框架就和你説”。次年不久,楊恕就將題目、框架和一大堆參考資料發給了朱永彪。對於剛剛工作的朱永彪而言,寫書多少有些挑戰。但是想到楊老師如此細緻的指導,他一刻都不敢懈怠,立馬開始閲讀老師發過來的資料,不停地構思書本內容。就這樣寫了改改了寫,初稿完成後他第一時間發給了老師,楊老師多次提出修改意見和建議,並親自聯繫了出版社出書。讓朱永彪十分感念的是,楊老師不僅資助了該書的出版資金,還放棄了署名。朱永彪坦言,即便楊老師作為第一作者署名,他也不會有任何怨言,因為楊老師擬定了書名,參與構思了整本書的框架,提供了大量資料、設想,並全程參與了書稿的修改,包攬了出版事宜。

2009年,《9·11之後的阿富汗》一書在新華出版社順利出版,這是朱永彪的第一本學術專著,對他此後的研究產生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我真的非常感激楊老師,後來老師做研究有需要我做的,我從來不會推辭”。

2010年,已經留校工作三年的朱永彪收到了不少高校和科研機構伸出的橄欖枝,但是楊恕的一句“必須至少幹夠五年”讓他堅定地選擇了留下。如今五年早已過去,當年向朱永彪伸出橄欖枝的單位還在歡迎他的加入,但是對蘭大及老師的感情讓他捨不得離開,“以後就是這裏了”。

智庫建設

1994年,蘭州大學成立中亞研究所,積極展開了中亞、阿富汗等問題研究。

2007年,也就是楊恕讓朱永彪寫書的那一年,朱永彪的研究視角定在了阿富汗,他也理所當然進入了楊恕所在的中亞研究所,並在2008-2018年間擔任所長助理。幾年後,朱永彪的研究得到了相關部門的認可,找他寫材料、託他做課題的國家、地方部門不斷增多。

2012年,隨着國家對區域國別智庫建設的重視,各類區域國別研究機構日漸得到關注,朱永彪所在的中亞研究所順勢而為,通過了當年教育部的評估,首次擁有了連續的官方支持的研究經費。朱永彪在中亞研究所的建設和發展中做出了重要貢獻,2018年前承擔了研究所大部分的設計、規劃、論證、總結,以及各項學術會議的策劃和組織等工作。

國家的重視進一步加深了朱永彪和同事們的研究熱情。他們不僅努力做研究,還不斷思考如何用自己的研究為有關部門提供專業的決策支持。正是由於大家的勠力同心,2017年年初,朱永彪所在的中亞研究所入選金磚國家智庫合作中方理事會理事單位,他本人被聘為金磚國家智庫合作中方理事會理事。如今,中亞研究所已經成為有重要影響力的高校智庫。

同年初,教育部發文要在各高校備案一批國別和區域研究中心。憑藉多年研究阿富汗的經歷,朱永彪認為非常有必要成立一個專門的研究中心,於是他主動寫了申報書,成功通過了教育部國別和區域研究中心備案。蘭州大學阿富汗研究中心成立後,在學術發表、諮政建言、輿論引導、公共外交等方面,均取得了可喜的成績,2018年入選CTTI來源智庫。

時至今日,中心已主持關於阿富汗問題的各類科研項目6項,出版專著2部,發表學術論文30餘篇,共有數十篇研究報告被中央機關、部委等採納。人員也從最初的一名主任、兩名副主任實現了大幅擴增。目前中心已有專職研究人員6人,兼職研究人員15人,其中包括長江學者特聘教授1人,國內著名高校有影響力的專家9人。

朱永彪本人也藉助中心不斷前行:

2018年5月15日,朱永彪赴伊斯蘭堡參加中阿巴三方智庫研討會,受邀做了專題發言,並與巴基斯坦、阿富汗部分智庫代表就相關合作事宜進行了接洽,達成了合作意向。

2018年10月19日,在中國社會科學評價研究院主辦的第一屆中國智庫建設與評價高峯論壇上,朱永彪榮獲中國智庫創新人才青年標兵獎。

2018年起,朱永彪開始參與蘭州大學“一帶一路”研究中心的各項工作,並於2019年起擔任中心執行主任,如今該中心也已經成為有重要影響力的智庫。

今年10月,朱永彪入選2020年甘肅省宣傳文化系統“四個一批”人才。

迄今為止,朱永彪已主持完成國家社科基金項目3項,省部級項目9項,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重點項目子課題3項,出版專著3部,發表論文60餘篇,被各級部門採納諮詢報告百餘份。

朱永彪説,未來他們還將繼續努力,要將中心建成重點研究基地,在阿富汗問題研究方面保持領先地位,為國家的外交、諮詢、決策提供智力支持,為中國走向世界舞台中央發一分光、盡一份力。

(《蘭州大學報》第977期 2020年12月18日 第2版 教學科研)

發現錯誤?報錯
文:蔣雲鑫,拜曉紅
圖:
視頻:
編輯:韓晶晶
責任編輯:許文豔

推薦關注

閲讀下一篇